Hi,欢迎来到吉林万公律师事务所!
您当前的位置: 成功案例 >
成功案例
杨某故意伤害案辩护意见

辩护意见全文:
被告人杨某故意伤害案
辩护意见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吉林万公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杨某的委托,指派邵文超、张晓巍律师担任其涉嫌故意伤害一案的辩护人。辩护人会见了被告人、查阅了本案卷宗,结合法庭调查情况及本案证据,依据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认为本案证据不足、程序违法,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杨某犯有故意伤害罪不能成立。
一、本案关键证据《农公[2005]刑技(活)鉴定第124号鉴定书》,因检材不充足、不可靠,未考虑邢某的左眼外伤史及二次受伤情况,且鉴定机构及鉴定人员无资质。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八十五条之规定,不能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1、该鉴定书缺少鉴定日期,无法确定鉴定书出具时间,属于鉴定意见形式要件不完备。
2、从公安机关补充的鉴定机构及鉴定人员资质证书的颁发时间来看,作出农公[2005]刑技(活)鉴定第124号鉴定书的鉴定机构及鉴定人员当时无资质,其所作出的鉴定意见不具有法律效力,应依法予以排除。
3、本案证据材料显示,邢某自2004年2月5日受伤至2005年5月25日进行鉴定时共就诊七次,且均与其左眼有关。该鉴定书仅依据邢某2004年2月5日受伤后,其三次就诊病历作出重伤鉴定结论,属于检材不充足、不可靠,以其作出的鉴定意见不具有客观性。
4、《农公[2005]刑技(活)鉴定第124号鉴定书》所依据的2004年10月15日至10月29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274464号病历已明确记载,邢某一月前左眼外伤在当地医院急诊行左眼角膜缝合术。鉴定意见没有对邢某左眼重伤结果是原始伤情或二次伤情造成进行分析,也未对原始伤情与二次伤情是共同作用亦是分别作用致邢某左眼重伤进行分析便作出重伤结果,明显不具有科学性,不符合鉴定规范要求。
5、邢某2004年2月5日受伤后,前往解放军第二0八医院就诊。门诊病历记载,左眼上侧、外侧可见多处皮肤割裂伤等皮肤创伤。邢某首诊时左眼无明显异常,即不存在视力障碍、瞳孔散大、光反射迟钝或消失、视野缺损等与盲目4级有关的临床表现。说明邢某被杨某致伤左眼轻微,与盲目4级的损伤后果严重不符。
6、2004年9月16日至21日,吉林大学第二医院病历记载,邢某因外伤后左眼视物模糊10天,于2004年9月16日入院,其下颌处皮肤可见一长度约为2.5CM裂伤创口,已缝合;诊断为视网膜脱离(左);现病史为缘于10天前外伤后左眼视物模糊;外伤史为3年前左眼角膜裂伤;手术史为角膜裂伤缝合术。2004年10月15日至29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病历记载,邢某一月前左眼外伤在当地医院急诊行左眼角膜缝合术。2004年11月5日至16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病历记载,邢某2月前外伤后左眼视力下降。上述证据可证明邢某在2004年2 月5日被杨某致伤左眼后,其左眼二次受到严重外伤,且造成视网膜脱落。邢某二次受伤造成视网膜脱落明显中断了杨某致伤其左眼的行为与其重伤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
二、关于被害人邢某认为医院病历记载其有外伤史及二次受伤情况错误的观点,不应采信。吉林大学第二医院不但记载其10天前外伤后左眼视物模糊;外伤史为3年前左眼角膜裂伤;手术史为角膜裂伤缝合术。北京大学人民医院2004年10月、11月病历也均分别记载邢某一月前、二月前受到过二次伤害,与吉林大学记载的邢某二次受伤时间点为2004年9月相一致,不可能二家医院的医生均存在在记载错误的可能。其中北京大学人民医院2004年10月病历更是作为了鉴定意见的依据,如邢某所说记载其有二次受伤史的病历是记载错误,那鉴定意见便不应以此份病历作为依据。医生记载病历完全是依据病人的陈述来进行,且医生与本案不存在利害,没有理由虚构病历。邢某与本案存在直接利害关系,其是否存在二次受伤情况又直接关系到其能否取得20万元的巨额民事赔偿。因此,邢某称其不存在外伤史及二次受伤情况单方陈述在证据效力上明显低于病历的证据效力,应不予采信。
三、关于被害人邢某的诉讼代理人认为由于司法鉴定历史改革问题造成本案鉴定机构及鉴定人员无资质时所作出的鉴定意见应为合法有效鉴定意见的观点,更不应予采信。本案系2015年启动的刑事程序,就应以现行法律规定的证据标准来衡量鉴定意见的合法性和有效性。因此,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的观点不应采信。
四、公安机关补立案程序违法。
1、公安机关确定报案人为邢某本人与被害人邢某当庭陈述之间相矛盾。被害人邢某当庭陈述,其在2004年2月5日案件发生后,未向公安机关报案,是其母亲张亚凤报案。但《受案登记表》记载却为邢某本人报案。
2、《受案登记表》记载内容与本案事实严重不符。《受案登记表》记载接报时间为2004年2月5日00时00分00秒,简要案情却记载2004年2月5日上午10时接到报案称,邢某被杨某打伤。被害人邢某、证人张振华、李长林均证实案件发生时间为2004年2月5日上午十时左右,且被害人邢某与证人陈案平证实,邢某受伤后即前住长春市解放军第二0八医院就诊。从农安县龙王乡至长春市的距离和就诊时间上来看,邢某不可能在2004年2月5日上午10时到派出所报案。
3、本案补立案程序违法,公安机关补立案没有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及任何涉及刑事程序的法律法规均未规定公安机关可以补立案。
五、邢某2012年3月28日询问笔录真实性存疑。邢某虽在该份笔录中称,其2004年2月5日被人打伤,当时在龙王派出所报案了,后来其伤情鉴定为重伤,得知卷宗丢失,要求补立案。首先,该份笔录与邢某当庭陈述其未报案相矛盾。其次,通过《鉴定意见通知书》来看,邢某构成重伤是公安机关于是2015年5月18日通知的张亚凤。刑事司法鉴定具有极高的专业性,邢某在未得到通知时怎么能知道其伤情为重伤。再次,邢某2012年3月28日与2015年12月5日二份笔录上邢某的签名及“以上材料我看过和我说的相符”笔迹明显不同,二份笔录真实性存疑。辩护人申请对二份笔录上邢某的签名及“以上材料我看过和我说的相符”笔迹和指印是否为其本人书写及按指印进行鉴定,以确定二份笔录的真实性,并要求在提取邢某笔迹及指纹时到场监督。
综上所述,被害人提出控告,从而进行刑事立案是启动合法刑事程序的前提,是计算刑事责任追诉时效的起算点。合法有效的司法鉴定意见是确定量刑幅度的重要前提。但本案中,无法查明报案人是谁、报案时间点,重伤鉴定意见不合法,公安机关在案件发生的十年后违法补立案,启动刑事程序追究杨某故意伤害的刑事责任,明显证据不足、程序违法。因此,公诉机关指控杨某犯有故意伤害罪,不能成立。辩护人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宣告杨某无罪。
 
                                                                                                                                                                                          辩护人:邵文超、张晓巍、刘智懿


QQ ONLINE
  • 万公客服

(免费咨询电话)

15144144032

>